只為打造“一款夢(mèng)寐以求的腕表”。

COCO
COCO
2024-06-15 11:27:21
來(lái)源:財聯(lián)社

截至目前,一級方程式(F1)錦標賽2024賽季結果出現了不少驚喜。去年22站分站賽中,僅一站外,其余均由以維斯塔潘(Max Verstappen)為首的紅牛車(chē)隊壟斷冠軍之位。但在今年已經(jīng)開(kāi)跑的8站中,“破局者”頻繁出現。周末剛結束的摩納哥站,效力法拉利車(chē)隊勒克萊爾(Charles Leclerc)在自己家鄉奪冠;本月初,效力邁凱倫車(chē)隊的諾里斯(Lando Norris)贏(yíng)得邁阿密分站冠軍,這位年輕車(chē)手更是職業(yè)生涯首次奪冠;3月,法拉利車(chē)隊的塞恩斯(Carlos Sainz)在澳大利亞分站勇奪冠軍,事實(shí)上去年“僅此一站非紅?!钡墓谲娬怯扇魉箠Z得。

有趣的巧合是,邁凱倫車(chē)隊和法拉利車(chē)隊都是高級制表商理查米爾(RICHARD MILLE)的合作伙伴,后者經(jīng)常被譽(yù)為“腕上的一級方程式”。這不僅是因為理查米爾與賽車(chē)運動(dòng)領(lǐng)域的緊密合作,某程度上應該說(shuō),是因為它的確像F1賽車(chē)一樣,在制表界跑出了一條疾速馳騁且技術(shù)含金量超高的成功之路。


高級制表商理查米爾(RICHARD MILLE)圖片35.png

理查米爾與法拉利車(chē)隊為長(cháng)期合作伙伴


從摩根士丹聯(lián)合瑞士咨詢(xún)公司LuxeConsult自2017年開(kāi)始連續發(fā)布的瑞士鐘表業(yè)年度報告便能窺見(jiàn)一斑。這位2001年才在高級制表領(lǐng)域橫空出世的制表新星,在年度報告發(fā)布首年即登陸“年度50強”名單的第十位,隔年(2019)首進(jìn)前十、位列第八,2021年更以11億瑞士法郎的銷(xiāo)售額首進(jìn)“十億法郎品牌俱樂(lè )部”、排名第七,其后一直穩中上升。在今年發(fā)布的最新年度報告中,理查米爾連續第二年保持第六的位置。

而且,讓人驚訝的另一重要數據,是這些年理查米爾的預估年產(chǎn)量基本維持在五千枚出頭,這一數字在與之同屬“四大私人持有品牌”(Big 4)的勞力士、愛(ài)彼和百達翡麗卻分別為124萬(wàn)、5.1萬(wàn)和7萬(wàn)(以2023年為例),這意味著(zhù)理查米爾有著(zhù)超高的平均零售價(jià)。而品牌跑出的這條“稀少、價(jià)高”的超級豪華腕表賽道不斷拓寬,其持續擴大的市場(chǎng)份額就是最好的佐證,根據最新年度報告,品牌基于零售價(jià)估計的市場(chǎng)份額從2022年的2.7%上升至2023年的3.1%。


高級制表商理查米爾(RICHARD MILLE)圖片36.png

2023瑞士鐘表業(yè)年度50強名單及其表現概覽,相關(guān)數據均由Morgan Stanley和LuxeConsult預估
數據來(lái)源:Morgan Stanley、LuxeConsult


究其成功的原因,也許理查米爾早在創(chuàng )立之初就已經(jīng)“公之于眾”——打造毫不妥協(xié)、讓人夢(mèng)寐以求的腕表作品,即以過(guò)硬的產(chǎn)品力奠定品牌內核。


“制表新星”不走尋常路


創(chuàng )始人Richard Mille說(shuō)過(guò),“我的目標是在高端腕表行業(yè)中,創(chuàng )立一個(gè)嶄新、先進(jìn)的奢侈品市場(chǎng)細分?!本瓦@樣,2001年,理查米爾帶著(zhù)第一款時(shí)計作品RM 001陀飛輪腕表橫空出世,成為了行業(yè)“開(kāi)局者”。單從命名來(lái)看,便足以看出Richard Mille的野心:呼應2001千禧元年,用這枚RM 001打開(kāi)制表工藝新時(shí)代的開(kāi)端。


高級制表商理查米爾(RICHARD MILLE)圖片37.png

理查米爾RM 001陀飛輪腕表,2001年


作為品牌的第一款腕表作品,RM 001完美地展現了理查米爾自成一格的制表思維,讓人看到機械制表更多創(chuàng )新可能。RM 001的創(chuàng )作理念和材料靈感與F1賽車(chē)的設計和開(kāi)發(fā)息息相關(guān),這源于品牌創(chuàng )始人及其合作伙伴對技術(shù)尤其是汽車(chē)和航空工程領(lǐng)域的熱愛(ài)。這一靈感由此形成了品牌貫徹至今的方法論——理念決定組件。正如F1賽車(chē)“功能決定外形”的設計思維,理查米爾設計的腕表既追求視覺(jué)美感,更考究實(shí)用功能性。

也因此,在理查米爾,腕表內部幾乎沒(méi)有任何一枚標準零件,每個(gè)小齒輪、杠桿和發(fā)條都必須各司其職,以達到高效的可靠性和精準度;且每一種材料的選擇,都要為制表技術(shù)提供明確優(yōu)點(diǎn)和更高效能。例如,RM 001原型機芯最初組裝在一枚德國銀質(zhì)底板上,但品牌對其進(jìn)行了在當時(shí)制表界可謂全然創(chuàng )新的嘗試——黑色PVD鍍膜處理。這種機芯鍍層可減少對潤滑的需要,并提供更可靠的保護。


高級制表商理查米爾(RICHARD MILLE)圖片38.png

理查米爾從賽車(chē)行業(yè)的研發(fā)工作中汲取創(chuàng )作靈感

高級制表商理查米爾(RICHARD MILLE)圖片39.png

理查米爾RM 001陀飛輪腕表機芯底板經(jīng)黑色PVD鍍膜處理


RM 001還大膽選擇了當時(shí)并非主流形狀的酒桶型表殼設計,主張遵循人體工學(xué)原理。在理查米爾看來(lái),關(guān)于時(shí)計的制作,在體積、機芯的物理要求及特定功能之間的平衡固然重要,但佩戴舒適度也不能割舍,這是品牌深耕酒桶造型表殼的核心理念。至今,符合人體工學(xué)的表殼也是所有理查米爾腕表作品的“標配”之一。

理查米爾腕表的另一“標配”是高昂的定價(jià)。高定價(jià)實(shí)則源于高規格、高投入、高成本。為了打造一款毫不妥協(xié)、近乎極致的時(shí)計作品,腕表生產(chǎn)與制作流程所產(chǎn)生的高昂運作成本從來(lái)不在考量范圍內。

事實(shí)上,堅持對創(chuàng )新材料的前沿探索和實(shí)踐便是品牌“毫不妥協(xié)”的表現之一。品牌最早推出的幾款腕表,便是誕生自對創(chuàng )新材料的實(shí)驗性研究,包括RM 001的升級款RM 002陀飛輪腕表,其機芯引入了當時(shí)高技術(shù)含量、由品牌首次成功生產(chǎn)出的鈦合金底板。實(shí)驗性往往伴隨著(zhù)高成本、高風(fēng)險、高耗時(shí)的特點(diǎn),但正是這種“毫不妥協(xié)”,才能讓品牌得以不斷開(kāi)拓當代制表工藝的無(wú)限可能,借助一次比一次更輕量、性能更出色的創(chuàng )新材料,打破人們對高級制表的固有看法。制表業(yè)界的“破局者”亦由此誕生。


運動(dòng)場(chǎng)上的實(shí)力伙伴


理查米爾是創(chuàng )新材料研究的熱衷者,更是徹頭徹尾的體育運動(dòng)“狂熱者”。在當今高級腕表界,與體育運動(dòng)領(lǐng)域頻繁合作甚至乎“深度捆綁”的品牌,理查米爾絕對稱(chēng)得上佼佼者。從它持續壯大的品牌摯友大家庭便可以看出,體育運動(dòng)員是最為龐大的群體之一。而且,他們與理查米爾之間不止是所謂吸引社交流量的普通合作關(guān)系,更是“亦師亦友亦知己”。

高級制表商理查米爾(RICHARD MILLE)圖片40.png

理查米爾品牌摯友、跳高運動(dòng)員穆塔茲·伊薩·巴希姆(Mutaz Essa Barshim)佩戴RM 67-02超薄自動(dòng)上鏈腕表參加比賽

高級制表商理查米爾(RICHARD MILLE)圖片41.png 

理查米爾品牌摯友、賽車(chē)手塞巴斯蒂安·奧吉爾(Sébastien Ogier)佩戴RM 67-02超薄自動(dòng)上鏈腕表參加拉力賽


這些運動(dòng)員可以說(shuō)是理查米爾最嚴格、也是最真實(shí)的“質(zhì)檢師”。以RM 67-02超薄自動(dòng)上鏈腕表為例,這是目前品牌最輕的自動(dòng)上鏈腕表,也是品牌運動(dòng)腕表的標志性作品之一。既然稱(chēng)之為運動(dòng)腕表,毫無(wú)疑問(wèn),運動(dòng)場(chǎng)就是最好的試驗場(chǎng)。這款時(shí)計作品已經(jīng)過(guò)了多位來(lái)自不同體育領(lǐng)域的品牌摯友的真實(shí)測評,在包括滑雪、短跑、拉力賽、跳高等實(shí)際體育競賽場(chǎng)景下測試過(guò)性能,并得到高度認證。

眾所周知,競技運動(dòng)場(chǎng)上,所有的勝負決斗取決于毫厘之間,其中拋開(kāi)任何場(chǎng)外因素,對自身運動(dòng)裝備的舒適度、輕便性和可靠性都有著(zhù)超高要求。用理查米爾品牌摯友、史上奧運跳高雙冠軍之一的穆塔茲·伊薩·巴希姆的話(huà)來(lái)說(shuō),“我希望腕表能帶來(lái)與身體、肌膚和我整個(gè)人融為一體的感覺(jué)”。

RM 67-02做到了這一點(diǎn)。這是一枚專(zhuān)門(mén)針對佩戴舒適、技術(shù)性能和動(dòng)感線(xiàn)條特別開(kāi)發(fā)的運動(dòng)腕表,其輕巧、纖薄和符合人體工程學(xué)的特點(diǎn),被佩戴過(guò)的運動(dòng)員稱(chēng)贊為“第二層皮膚”,僅32克的重量則要歸功于品牌與NTPT共同研發(fā)的TPT復合材質(zhì)、五級鈦合金以及有史以來(lái)最輕量的彈性表帶彼此之間的完美協(xié)作。


高級制表商理查米爾(RICHARD MILLE)圖片42.png

理查米爾RM 67-02 超薄自動(dòng)上鏈腕表


從另一角度看,理查米爾也是見(jiàn)證和慶祝這些運動(dòng)員一次次突破與成就的“同頻知己”。去年,品牌推出了首款女士運動(dòng)腕表——RM 07-04自動(dòng)上鏈運動(dòng)腕表。近年來(lái),奢侈運動(dòng)腕表熱度正盛,但更多聚焦于男性視角。而RM 07-04則是品牌專(zhuān)為女性運動(dòng)員量身打造的。為了開(kāi)發(fā)這款女性運動(dòng)腕表,品牌還邀請了六位品牌摯友——同時(shí)也是專(zhuān)業(yè)女性運動(dòng)員參與設計開(kāi)發(fā),從她們鼓舞人心的經(jīng)歷中汲取創(chuàng )作能量。值得一提的是,理查米爾對女士腕表市場(chǎng)一向有著(zhù)前瞻視野,早在2005年就推出了品牌首款女士腕表RM 007,其后不斷擴充這一品類(lèi),以強大內“芯”贊譽(yù)女性力量。


高級制表商理查米爾(RICHARD MILLE)圖片43.png

理查米爾六位品牌摯友佩戴RM 07-04自動(dòng)上鏈運動(dòng)腕表,左起:賽車(chē)手Aurora Straus、滑雪運動(dòng)員 Ester Ledecká、法國賽車(chē)手及領(lǐng)航員Margot Laffite、七項全能運動(dòng)員Nafi Thiam、高爾夫球手Nelly Korda和跳高運動(dòng)員Yuliya Levchenko


RM 07-04延續品牌一貫的符合人體工程學(xué)、超輕設計、性能卓越、強抗震性等特點(diǎn),既滿(mǎn)足日常佩戴需要,又適合激烈的體育活動(dòng)——同樣經(jīng)過(guò)了運動(dòng)員們的實(shí)況考驗。腕表搭載品牌自主研發(fā)的鏤空自動(dòng)機芯CRMA8機芯,研發(fā)前后耗時(shí)三年,其結構小巧緊湊,在確??梢猿惺?,000g加速度沖擊的同時(shí),讓表殼與機芯完美融合。

同樣得益于品牌專(zhuān)利TPT復合材料等創(chuàng )新材質(zhì)運用,整表總重量(含表帶)僅為36克。而且該系列巧妙地運用色彩設計,進(jìn)一步發(fā)掘了這些材料的美學(xué)潛質(zhì),并傳遞了運動(dòng)員對體育成就的渴望和參與競賽的興奮情緒。


圖片44.png

理查米爾RM 07-04自動(dòng)上鏈運動(dòng)腕表


不難發(fā)現,理查米爾與競技運動(dòng)員其實(shí)有著(zhù)許多共通的特質(zhì),都是在追求突破與極致,也敢于去挑戰和探索。這種默契激勵著(zhù)品牌及其摯友們,共同創(chuàng )造新的成就。2022年,理查米爾與法拉利車(chē)隊為了慶祝彼此建立長(cháng)期合作伙伴關(guān)系,聯(lián)名推出了一款驚艷眾人的時(shí)計作品:RM UP-01 Ferrari腕表。該腕表厚度僅1.75毫米,在當時(shí)刷新了“世界最薄腕表”的紀錄,也打破了制表界對“超薄腕表”的定義。

理查米爾與法拉利之所以“牽手”,是源自彼此對卓越、精準、可靠和創(chuàng )新品質(zhì)有著(zhù)相同的執著(zhù),對毫不妥協(xié)的性能有著(zhù)同樣的目標追求。此次合作,二者并非為了制造營(yíng)銷(xiāo)話(huà)題打造一款所謂的“概念表”,而是秉持雙方“技藝決定美學(xué)形式”的理念和共同價(jià)值觀(guān),打造出能夠滿(mǎn)足日常佩戴需求的超凡時(shí)計。


高級制表商理查米爾(RICHARD MILLE)圖片45.png

高級制表商理查米爾(RICHARD MILLE)圖片46.png

理查米爾RM UP-01 Ferrari腕表,2022年


為了實(shí)現這一目標,雙方通力合作,歷經(jīng)了數十個(gè)腕表原型、超過(guò)6,000小時(shí)的研發(fā)與實(shí)驗室測試,以達到精確至微米的極致。RM UP-01摒棄了疊加齒輪和指針的傳統機芯設計,大膽采用機芯與表殼“共生”,而并非多數超薄腕表采用底蓋兼作底板的結構,以此來(lái)保證腕表的日常使用。同時(shí),理查米爾充分運用自身在創(chuàng )新材料和制表工藝方面的扎實(shí)經(jīng)驗,用五級鈦合金打造RM UP-01的底板、橋板、可變慣性擺輪乃至表殼。得益于如此結構和材質(zhì)的加持,RM UP-01機芯可以承受超過(guò)5000g加速度的沖擊力,確保腕表在任何環(huán)境下的可靠性,且足夠輕薄。


永無(wú)止境的“表”新立異


談及理查米爾與體育運動(dòng)領(lǐng)域的密切合作,就不得不提到品牌圍繞RM 27系列腕表,與“紅土之王”、西班牙網(wǎng)球巨星拉菲爾·納達爾(Rafael Nadal)之間互相成就的故事。2010年,理查米爾首次參加當時(shí)制表界最重要盛會(huì )之一的日內瓦國際高級鐘表展(SIHH),并隨后推出RM 027陀飛輪腕表。也是這一年,品牌開(kāi)啟了與納達爾的合作關(guān)系,后者于同年佩戴了這款腕表,參加法國網(wǎng)球公開(kāi)賽。


圖片47.png

納達爾佩戴理查米爾RM 27-03 Rafael Nadal陀飛輪腕表


網(wǎng)球是一項絕對力量型運動(dòng),運動(dòng)員在接發(fā)球時(shí)需要承受超高強度的加速度和沖擊力,同時(shí),網(wǎng)球運動(dòng)員追求比賽時(shí)的高度專(zhuān)注,因此多數人并不樂(lè )意在競技場(chǎng)上佩戴腕表,包括與理查米爾合作之前的納達爾。在此之前,他一直是個(gè)拒絕戴表的人,更從未想過(guò)會(huì )在比賽過(guò)程中佩戴腕表。但理查米爾用以這位紅土之王命名的RM 27系列,讓他對戴表這件事徹底改觀(guān),因為理查米爾的腕表輕得像第二層肌膚,卻也強得能抵抗各種撞擊。

可以說(shuō),RM 27系列是最能代表品牌在材質(zhì)和結構層面創(chuàng )新的集大成之作。2013年,RM 27-01問(wèn)世,這是彼時(shí)品牌最輕的陀飛輪腕表,含表帶總重僅18.83克,當年刷新了世界最輕機械腕表的紀錄。這一成功得益于富有創(chuàng )新理念的機芯構造。受到懸掛土木工程基礎設施的啟發(fā),機芯工程師為這一前衛制表概念賦予具體形式——將機芯懸掛在表殼中央,底板通過(guò)四根直徑僅有0.35毫米的編織鋼纜固定在表殼上。這一結合剛性和靈活度的結構,負責保護重量?jì)H為3.5克的機芯。


高級制表商理查米爾(RICHARD MILLE)圖片48.png

理查米爾RM 27-01 Rafael Nadal陀飛輪腕表

圖片49.png

RM 27-01采用將機芯懸掛在表殼中央的結構設計


兩年后,RM 27-02于2015年誕生,這是品牌首款采用Quartz TPT石英碳纖維材質(zhì)的腕表。它的出現讓理查米爾邁向又一創(chuàng )新高度。其一,結構創(chuàng )新,品牌工程師團隊針對Carbon TPT碳纖維進(jìn)行研究之后,推出創(chuàng )新的“一體式”鏤空底板,即表殼中件和底板融合為一。該結構靈感源自賽車(chē)車(chē)底架,當將其應用于制表時(shí),則強化了腕表經(jīng)受沖擊的剛性和耐受度。其二,材質(zhì)創(chuàng )新,Quartz TPT石英碳纖維是品牌攜手英國NTPT公司開(kāi)發(fā)出的一種獨特新穎材料,特別耐高溫,且具有優(yōu)異的剛性和不受電磁波影響的透明度。該材質(zhì)的引入,讓腕表?yè)碛歇毺氐暮诎變缮庥^(guān)。


高級制表商理查米爾(RICHARD MILLE)圖片50.png

理查米爾RM 27-02 Rafael Nadal陀飛輪腕表

高級制表商理查米爾(RICHARD MILLE)圖片51.png

理查米爾推出的“一體式”鏤空底板


包括其后于2017年問(wèn)世的RM 27-03,其足以承受和抵抗高達10,000g加速度的沖擊成為制表史上一大里程碑。毫無(wú)疑問(wèn),依托RM 27系列,理查米爾用自己的創(chuàng )新思維,不斷書(shū)寫(xiě)制表史的新篇章;同時(shí),也憑借產(chǎn)品的強大實(shí)力,見(jiàn)證和激勵著(zhù)納達爾在網(wǎng)球場(chǎng)上屢屢突破。

在雙方合作邁入十周年之際,理查米爾用一枚極具創(chuàng )意色彩的RM 27-04腕表,紀念與西班牙網(wǎng)球名將的這份深厚情誼。該腕表在輕盈設計(含表帶整表僅重30克)與堅固耐用之間取得了平衡。懸浮在表殼中的陀飛輪機芯可承受超過(guò)12,000g的加速度,再創(chuàng )品牌紀錄。機芯完全由一個(gè)表面積僅為855平方毫米的微噴砂網(wǎng)格支撐——受到網(wǎng)球拍穿線(xiàn)原理啟發(fā),它由一根直徑0.27毫米的單根編織鋼纜所組成,并由兩枚經(jīng)PVD處理的5N黃金張拉器固定。這種構造在制表業(yè)可謂前所未見(jiàn)。

而且,RM 27-04的奇特之處并不止有獨特的網(wǎng)格結構,其創(chuàng )新點(diǎn)還在于使用了專(zhuān)有材料TitaCarb。這款高性能聚酰胺有賴(lài)于38.5%碳纖維含量的添加,具有上乘的抗拉強度(370兆帕,即3,700公斤/平方厘米),使其成為世界上最耐用的聚合物之一。


高級制表商理查米爾(RICHARD MILLE)圖片52.png

理查米爾RM 27-04 Rafael Nadal陀飛輪腕表

高級制表商理查米爾(RICHARD MILLE)圖片53.png

納達爾佩戴理查米爾RM 27-04 Rafael Nadal陀飛輪腕表


正是這種特立獨行的創(chuàng )新與突破,讓人深刻感受到了理查米爾超強的研發(fā)能力、過(guò)硬的產(chǎn)品實(shí)力,以及毫不妥協(xié)的品牌魅力,而所有這一切,用創(chuàng )始人的話(huà)說(shuō),只為打造“一款夢(mèng)寐以求的腕表”。這是理查米爾品牌創(chuàng )立的初衷,也是其難以被人復制的成功之道。


新聞來(lái)源:財聯(lián)社

作者:黃淑君

免責聲明
標簽:高級制表商    理查米爾    RICHARD MILLE    腕上的一級方程式    
你該讀讀這些:一周精選導覽
更多內容...
奢華私語(yǔ) 時(shí)尚衣櫥